1. 发条常识网首页
  2. 历史

孙权的用人艺术

孙权,字仲谋(182年~252年),三国时期吴国的开国君主。孙权能在藩镇割据的东汉末年,秉承其父兄开创的基业,不断开拓进取,最终成就霸主之业,诚如其兄孙策临死前所言:“举江东之众,与天下争霸,在战阵之间决机取胜,你不如我。但在举贤任能,使其尽心尽力,以保江东方面,我不如你……”应该说,孙策对其弟的看法还是相当准确的。那么,孙权在用人方面又有什么超常之处呢?礼贤下士

对于任何一位封建君主来说,能真正做到礼贤下士并不容易。但是孙权做到了,尤其是在他初掌江东政权时,他的谦逊有礼的风范,帮助他迅速稳定了江东局势。当时孙权年仅18岁,不少江东旧部恐其太过年轻,终难成大业,有的持观望态度,有的甚至另投他人。此时的孙权依仗张昭、周瑜等人的全力铺佐,同时广揽人才,招贤纳士,不论是江东本土的才俊,还是北方来投的士大夫,只要前来投靠,孙权一概热情接待,一旦发现其确有真才实学,则不吝委以重任。史载孙权第一次与鲁肃相见,便与鲁肃合榻对饮,相谈甚欢。特别是当孙权听到鲁肃坦言: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为将军计,只有保守江东,以观天下之衅也。孙权当即握住鲁肃的双手,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这完全就是一种朋友之间的畅谈,哪里看得出是君臣对策?正是因为孙权的这种平和的态度,使鲁肃终其一生甘心为孙权所用。而孙权也以其用人重才的大度,不仅使那些首鼠两端的文官武将安下心来,且很快就招揽了鲁肃、诸葛瑾等一批有才有谋之士,使江东局面为之一新。知人善任

能够正确识别手下人才的长处与短处,并为其提供施展才能的平台,这是每一位成功的领导者所必备的素质。在这一点上,孙权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位有建树的封建帝王。东汉末年,是个群雄争霸的乱局,各种割据势力相互之间战争不断,如何选拔一位智勇双全的统帅,这对孙权来说十分重要。孙权知道,自己的弱项恰恰就是亲临战阵,选一个合适的人代替自己临阵指挥,这是最合理的选择。所幸孙权做到了,从周瑜、鲁肃,再到吕蒙、陆逊,东吴统帅级别的几位将军都是名冠古今的军事家、谋略家,东吴方面因之取得了赤壁之战、夷陵之战、奇袭荆州等一系列关键战役的胜利,使江东方面最终得以三分天下取其一。诚然,在任命主帅之前,孙权也曾反复权衡,然而一旦决定,则会对其给予绝对的信任,这充分体现在对主帅继任者的选拔上。孙权均能够充分听取在任主帅的意见,像周瑜荐鲁肃、鲁肃荐吕蒙、吕蒙再荐陆逊,孙权毫无例外,都接受了,事实证明,孙权的决定是正确的。还有一方面也能充分体现孙权的知人善任。据《三国志》记载,孙权曾先后委派赵咨、沈珩、冯熙出使魏国,三人均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尤其是冯熙,为不辱使命,不屈从于魏国的利诱,最后竟在魏国境内引刃自尽,这在敌对的魏国引起了很大反响,树立了吴国的威信,也让人看到了孙权的知人善任。用人不疑

古人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孙权的身上也有所体现。诸葛瑾,字子瑜,是蜀汉丞相诸葛亮的亲哥哥。诸葛瑾在江东受到孙权的重用,初为长史,后为南郡太守,最后竟拜为大将军,领豫州牧。这当然引起了一些人的嫉妒,便私下中伤诸葛瑾明保孙权,暗通刘备,为其弟诸葛亮所用。对此,孙权付之一笑,言道:“子瑜和我共事多年,恩如骨肉,彼此了解得十分透彻,对于他的为人,我是知道的,不合道义的事不做,不合道义的话不说。”为了让众人相信,孙权还特意以当初诸葛亮来东吴时,自己曾授意诸葛瑾劝诸葛亮留下来一事加以说明。当时诸葛瑾就回绝了孙权,诸葛瑾说:“我的弟弟诸葛亮已然投靠了刘备,应该效忠刘备。我在你手下做事,应该效忠于你,这种归属决定了君臣之分,从道义上说,都不能三心二意,我兄弟不会留在东吴,如同我不会到蜀汉去是同一个道理。”“能够说出这些话的人,足以显示其高贵的品格,他又怎么会背叛于我呢?”孙权以这样的话做结束。事后,为了堵住众人的嘴,更为了显示对诸葛瑾的信任,孙权曾数次派诸葛瑾出使蜀国,而诸葛瑾也均出色地完成了使命,每次到蜀汉,只是在公众场合和弟弟见面,私下场合,兄弟俩从未会面过,诸葛瑾以他的忠诚,回报了孙权的信任。从谏如流

历史上任何一位有作为的封建帝王,能够从谏如流也是其必不可少的品格,否则,尽管手下人才济济,又有什么用呢?像袁绍,其手下也曾谋臣、战将如云,可由于自己的刚愎自用,最终为曹操所败。张昭,是东吴孙策、孙权的两朝重臣,可在赤壁之战前夕,其坚持错误的投降主张,几乎断送了江东基业,这让孙权大失所望。可就是对待这样一个人,孙权照样能够做到从谏如流,这就很不简单。一次,孙权带领文武百官登临钓台,开怀畅饮。孙权因一时高兴,竟酩酊大醉,众大臣见主子高兴,一时也忘乎所以,失礼处甚多。张昭见状,有心规劝孙权,可当着众大臣的面,又怕孙权不好下台。正这时,孙权竟让随臣用水洒在群臣身上,使得众人一个个都变成了落汤鸡,样子十分狼狈,而孙权却哈哈大笑。张昭见此,当即便气呼呼地走出了宴会大厅。孙权见了,吃了一惊,醉意便醒了几分,孙权派人唤来张昭,悄声对张昭说道:“今日宴饮,我不过是为了让大家高兴罢了,你为什么要发怒呢?”而张昭则回应道:“昔日商纣王把酒糟堆成山,在池子里灌满了酒,通宵达旦地宴饮,当时也是以为很快乐,而不认为是坏事啊!”孙权听了之后,默默无言,脸上露出了惭愧的神色,随后便命人撤去了酒宴。自此后,类似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宽以待人

聪明的领导者当然明白人无完人的道理,就是再出色的人才也不可能没有缺点,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求全责备。孙权深刻明白这一点,故而他能自始至终地善待张昭就是一例。还有一次,孙权与陆逊谈及鲁肃等人所长,曾语重心长地说道:“鲁肃是因为周公瑾的举荐才来到孤身边,孤与之喝酒交谈,谈及霸主之业,孤心甚欢,此为一快。后来曹操引兵南下,号称数十万之众,孤曾问及众将,均无有良策,而张昭却劝孤修书请降,当时唯有鲁子敬坚称不可,劝孤急招周公瑾来,委以重任,方有后来的赤壁大捷,此为二快也。虽然后来鲁子敬劝孤将荆州借与刘备,此是鲁子敬的一大败笔,但是不足以抵前两项快事也。周公曾不求全责备于一人,所以孤当忘却鲁子敬的短处而贵其所长,常将子敬比汉光武时期的大将邓禹。”孙权的这番话,表明了他对于人才的一个态度,即宽以待人,也是因此,像张昭、鲁肃等人,均终生追随其左右。

原创文章,作者:暧昧伤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tiao.net/908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