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发条常识网首页
  2. 历史

慈禧与辛酉政变 慈禧太后为保命而发动的政变

慈禧与辛酉政变:慈禧是中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实际掌控清帝国权利长达48年之久,对中国近代历史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百度博客其在”辛酉政变”过程中,与肃顺等“顾命八大臣”斗智斗勇,表现出一个弱女子不屈不饶的斗争精神,可圈可点,但却不被人提起,实在有失公允。

1867年8月22日(咸丰十一年七月十七日)咸丰帝病逝于热河(今承德)行宫,遗命载垣、端华、肃顺和御前大臣景寿及军机大臣穆荫、匡源,杜瀚、焦祐瀛等八人为“赞襄政务王大臣”辅佐年幼的皇太子载淳为帝,总摄朝政,改年号为“祺祥”。同时规定分赐皇太后及天子的“同道堂”、“御赏”玺为下达圣谕的符信,一切军政事务由辅政大臣处理。

由于皇太子年幼,“同道堂”实际上把握在慈禧手里。据说,咸丰死前曾经问计于肃顺,肃顺引用“钩弋夫人”的故事,想以“杀母立子”来保证权利的顺利过渡,咸丰同意与否就不得而知了,总之现实是很严重的。

咸丰往世后,“顾命八大臣”有些不把两宫太后放在眼里,开始把持朝政,慈禧危机日重,其一,儿子的皇位有可能不保;其二,“钩弋夫人”的故事有可能重演,自己的性命安危系于一旦。于是,慈禧暗中联系在京的小叔子恭亲王奕訢,以奔丧之名,赴热河与两宫密谋政变之策。奕訢领命后,旋即返京布置。10月26日两宫太后偕幼帝载淳启程回京,肃顺护送咸丰帝灵柩后行。

11月1日两宫太后抵京,即召见奕訢等亲王大臣,安排政变事宜。越日,将载垣、端华、肃顺等革职拿问,罢景寿等军机大臣职。3日命奕訢为议政王,进军机处,并以桂良等五人为军机大臣。7日改年号“祺祥”为“同治”。8日诏赐载垣、端华自尽,肃顺处斩,景寿、匡源、杜瀚、焦祐瀛褫职,穆荫遣戍军台。东西两太后于11月11日在宫内养心殿的“东热阁”实行垂帘听政,从此,慈禧开始掌控清朝统治大权。

因咸丰十一年是农历辛酉年,因此,此次政变称为“辛酉政变”,也称“祺祥政变”。慈禧以垂帘听政把握清朝大权达40余年里,对外推行“和好”、对内重用洋务团体和汉族军阀官僚的统治政策,影响了晚清政局。

有学者在讨论这段历史时,经常斥责叶赫那拉氏权欲薰心,一心想把握清朝的大权。学者们的排斥心理,总给人慈禧政变成功有“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我们没有必要责备慈禧对权的渴看,对权利的追求,恐怕是人类的共性,莫说一个生活在深宫大内的皇后,你让她对贵为人龙的皇位毫无感觉,是不是有些勉为其难了?

慈禧出生于满州官宦世荚冬其曾祖、祖父、父亲均为朝廷命官,从小耳闻目染,深深了解权利对起家族的重要性,也造就了她不甘寂寞,总想要出人头地的性格。有幸被选为秀女后,慈禧凭着其过人的灵气和运气,一步步成了大清王朝母仪天下的皇太后,假如不是咸丰帝过早的离往,她也许就在皇后的位置上,享受着人生的大富大贵,平静的走完一生。

然而,命运却不是如此安排,就在她27岁那一年,皇夫撒手西回,她的命运再一次盘桓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先是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专权弄权,其子载淳的帝位恐有不保;还有那个“杀母立子”的密约,随时可能成为现实。老话说:“母以子贵”,假如儿子被肃顺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她这个做母亲的情形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出于母性的本能,也出于对自己生命的自卫,慈禧一定想的很多,但最重要的应该是如何保子保命。此时,慈禧手中惟一的王牌就是那枚“同道堂”印玺,肃顺他们颁布的任何诏谕,不盖上这枚印玺,是不能生效的。当时的清朝政局有三股政治势力,一个是以八大臣为首的“朝臣势力”,他们主要集中在热河;一个是以恭亲王为首的“帝胤势力”,包括他的兄弟和与八大臣政见相左的朝臣,他们主要集中在京城;最后一个就是由慈禧、慈安和太子组成的“帝后势力”。

根据当时气力的对比,“朝臣势力”占有尽对的上风,新天子尚未登基,八大臣就开始执掌大权,包揽一切政务,全然不把两宫太后放在眼里,也许就在此刻,慈禧有了危机感,动了政变的心思。八大臣自以为控制了实权,忙于料理咸丰的丧事,在慈禧的暗召下,此刻一个关键的人物出场了,“帝胤势力”的重要人物,慈禧的小叔子恭亲王奕訢来热河为皇兄奔丧,答应恭亲王奕訢来热河,应该是八大臣犯下的第一个致命错误,恭亲王奕訢的到来,为“帝后势力”和“帝胤势力”的联合提供了机会,也应该是慈嬉策划政变,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有野史记载,为了联系奕訢来热河,慈嬉把心腹太监安德海公然责打一顿,然后下令送他到北京内廷处理,懿旨就这样叫安德海带到了北京。慈嬉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与“帝胤势力”取得了联系。

据说,恭亲王祭奠完皇兄后,往拜见两宫太后,与两宫太后密谈达两小时之久,一个完整的政变计划就这样形成了。当八大臣中有人提出叔嫂见面有危险时,肃顺曾傲慢的说“见就让他们见,鬼子六(恭亲王奕訢)能玩的出什么名堂?”恭亲王奕訢在热河停留了六天,就回北京预备往了。此刻,八大臣竟无丝毫警觉,慈禧再一次表现出极强的政治谋略,周旋于八大臣之间,暗中算计、表面应付,10月7日,两宫太后召见八大臣,慈禧说,郑亲王端华事情太多,留意休息,别累坏了身子。端华甚为感动,谢恩辞往了“步军统领”,慈禧尽不含糊,立即说:“那就让醇亲王奕譞做吧。”

醇亲王奕譞是同治的皇叔,也是慈禧的小叔子,属于“帝胤势力“的重要成员,就是他在后来亲手把肃顺抓了起来。于是,整个北京城的卫戍部队的权利被慈禧把握住了,这应该是“朝臣势力”犯下的第二个致命错误,放弃了军权,慈嬉不显山不露水的捉住了关键的京城军事调度权。10月26日,咸丰灵驾从热河起运回京,慈禧以同治年幼为由,只护送灵驾一天,先行回京。肃顺等人不知何故竟然同意了,这应该是八大臣犯下的第三个致命错误,让拥有“御赏”和“同道堂”印玺的两宫太后脱离了自己的视线,慈嬉有了充裕的时间往布置政变事宜。

11月1日慈禧到京,立即接见恭亲王奕訢,第二天,11月2日,发动政变,一举将八大臣的“朝臣势力”彻底毁灭。在整个政变预谋过程中,我们发现,一切都在慈禧的掌控之中,充分的显现出慈禧惊人的政治能力,她深知自己人单力薄,内联慈安(帝后势力),外联奕訢(帝胤势力);为了取得军权,向八大臣示恩;为了抢占先机,以同治年幼为由,先行回京。以肃顺为首(朝臣势力)的八大臣倒象不谙世故的迂腐之辈,一步步的走进了慈禧的圈套,竟浑然不知。

须知,是年慈禧27岁、慈安25岁、奕訢30岁,算是很年轻的了,而肃顺等人,年齿都在他们三人之上,其从政经历也都有些年头了,他们的失败,只能说明他们的无能。同时,也充分的表现了慈禧作为一个政治家的果敢、谋略与魄力。叶赫那拉氏所以登上了权利的顶峰,有其历史的必然,也是其奋斗的结果。假如她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的权利易手,那悲哀的不仅是慈禧自己,应该是整个爱新觉罗家族。所以说,“辛酉政变”成功,应该是大清王朝政治格式的一次重新排列,是优越劣汰的结果。

咸丰在世时,肃顺等人已显露出其乱***臣的面目,结党营私、排斥异己,英法联军攻进北京,不仅不力谏天子守国门,却伴随咸丰规避热河,此等党群,即使把握了大清的权利,恐也不会有什么建树。而慈禧此刻的表现却与之截然相反,“当皇上之将行也,贵妃力阻,言皇上在京,可以镇摄一切。”其赤诚之心,很有些不让须眉。多亏历史给了我们一个慈禧,将这帮乱臣贼子一扫而尽,否则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乱子。严格的说,在当时的特定的历史时期,慈禧应该是一个政治新星,“辛酉政变“的成功,对稳定当时的政治局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辛酉政变”后,慈禧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巩固其权利,在给载淳举行了不具实际意义的登极仪式后,两宫皇太后就立即以天子的名义发出上谕,令大臣汇编以往各代皇太后临朝预政事迹,赐以美名曰《治平宝鉴》,作为垂帘听政的历史依据。随后她们携载淳于养心殿东热阁正式垂帘听政,设两太后宝座于天子宝座之后,中间以八扇黄屏风隔开。为使此举更具正当性,恭亲王等人还制定了《垂帘章程》。至同治十二年,载淳已成年,两宫皇太后***撤帘回政。

但同治帝亲政不及两年就因病而死。因无子嗣位,慈禧玩弄政治手段,精心设计择立同治帝年幼的叔伯兄弟载湉继位,使两宫皇太后二次垂帘终又得逞。至光绪七年(1881年)慈安皇太后故往,只剩慈禧一人垂帘听政。光绪帝成年亲政后,因支持戊戌变法而遭慈禧等顽固派的忌恨,他们发动戊戌政变,解除了光绪帝的皇权,慈禧再次临朝10年,却又美其名曰“慈恩训政”,直至往世。慈禧通过垂帘听政之途,操纵同治、光绪两朝天子,把握清代朝政达48年之久,功过是非,自有公论。

这里要说的是,作为一个女性政治荚冬在其掌控权利的每一步,慈禧应该是一个很成功的范例,特别是在“辛酉政变”过程中的每一次举措,都显示出作为一个政治家的胆识与聪明,弱女之躯,母仪天下。但是,她始终只能垂帘听政,一直没能再向前迈一步,堂堂正正的君临天下,这恐怕是历史的遗憾,也是慈禧女士的历史局限吧。同时,她有是一个很矛盾的女人,力主变法,却有抹杀了变法;与八国联军宣战,诏书曰:“与其苟且图存,遗羞万古,孰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地广有二十余省,人民多至四百余兆,何难剪彼凶焰,张国之威?”如此慷慨激昂,换来的却是《辛丑条约》的耻辱。这恐怕不是慈禧个人的悲哀,应该是中华民族的不性冬丧权辱国,罪莫大焉,只有算在慈禧的头上了。

原创文章,作者:顾你木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tiao.net/910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