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发条常识网首页
  2. 健康

Lancet:新冠肺炎康复患者远期随访很重要,面临的困难也很大

知名杂志柳叶刀近期发表评论文章,关注于新冠肺炎患者康复出院后远期随访。

截至2021年1月初,由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型(SARS-CoV-2)引发的新冠肺炎已导致8300多万确诊病例和180多万人死亡。SARS-CoV-2感染的临床范围很广,包括无症状感染、发烧、疲劳、肌肉痛、轻度上呼吸道疾病、严重危及生命的病毒性肺炎需要入院治疗,以及死亡。医生们正在观察到越来越多的康复患者在感染SARS-CoV-2后持续出现症状和意想不到的实质性器官功能障碍。

Lancet:新冠肺炎康复患者远期随访很重要,面临的困难也很大

然而,新冠肺炎是一种新疾病,对于可能的长期健康后遗症仍然存在不确定性。这一点对症状严重的患者尤其相关,包括那些在住院期间需要机械通气的患者,他们预计会出现长期并发症和出院后不完全恢复。不幸的是,关于新冠肺炎后果的临床情况的报道很少。

黄朝林团队在“柳叶刀”上发表的这项研究是切合实际和及时的。他们描述了从中国武汉金银潭医院出院的1733名新冠肺炎成人患者(女性48%,男性52%;平均年龄57.0岁,智商47.0-65.0)的临床随访情况。发病6个月后,76%(1655名患者中的1265名)报告至少有一种症状持续存在,其中疲劳或肌肉无力是最常见的症状(63%,1655名患者中的1038名)。超过50%的患者有残留的胸部影像异常。

急性期的疾病严重程度与随访时肺弥散功能受损的程度独立相关(优势比4.60,95%可信区间1.85-11.48),在住院期间需要高流量鼻管、无创通气和有创机械通气的86名患者中,有56%(48/86)的患者肺弥散功能受损。这些发现与早期小型研究的结果一致。在SARS康复患者中,38%的患者在感染15年后肺扩散能力下降。虽然SARS-CoV-2主要影响肺部,但包括肾脏在内的其他几个器官也会受到影响。

因此,黄朝林团队评估了新冠肺炎肺外表现的后遗症。出人意料的是,根据急性期估计的肾小球滤过率(EGFR),13%(107/822)的患者在住院期间没有发生急性肾损伤,表现为肾功能正常,随访时EGFR下降(<90mL/min/1.73m2)。然而,这一发现必须谨慎解释。由于使用金标准技术的重复GFR测量–例如血浆清除碘海醇或硫代巴比妥酸–在如此大的人群中可能是不可行的,所以GFR估算公式,如本研究中使用的公式,不能对肾功能进行合理的评估,与测量的GFR相比,肾功能可能被高估或低估。

重要的是,在随访时接受超声检查的患者中没有任何一例诊断出深静脉血栓形成。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发现。尽管这项研究提供了新冠肺炎在入院患者中后果的全面临床图像,但只有4%(76/1733人)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这使得关于这一特定队列中的长期后果的信息没有定论。

然而,先前对重症监护病房住院后患者结局的研究表明,在住院期间为重症新冠肺炎的患者,随后将面临认知、心理健康或身体功能方面的损害,远远超出他们出院时的范围。许多医院开设随访门诊,致力于跟踪大量以前患有新冠肺炎的患者的永久性残疾问题,特别是在SARS-CoV-2大规模爆发的地区。然而,这一倡议意味着,除了传统的卫生保健服务之外,卫生保健系统在人力和经济资源方面还有进一步的负担。

不幸的是,在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严重影响的大多数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这些诊所基本上负担不起。然而,这种监测和治疗新冠肺炎康复者的方法的成功创造了一个机会,可以在1-2年的随访期间同时进行多学科综合研究。这些研究将提高我们对新冠肺炎后遗症自然史和相关因素或介质的了解,并使我们能够评估缓解新冠肺炎对多个器官和组织的长期后果的治疗干预措施的有效性。

这符合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共同性质,并对新冠肺炎后遗症的长期后续行动产生影响,在大多数情况下,应在一系列非传染性疾病、社会和收入不平等加剧这些疾病在许多社区的不利影响的背景下对其进行解读。

原文出处:Cortinovis M , Perico N , Remuzzi G .Long-term follow-up of recovered patients with COVID-19[J]. The Lancet, 2021.

原创文章,作者:顾你木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tiao.net/928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