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发条常识网首页
  2. 健康

NEJM:雪上加霜!阿斯利康疫苗对南非变种无效

3月17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的一项研究报告称,阿斯利康疫苗对南非COVID-19变种无效。

该研究对南非1467名患者进行了评估,发现在接种疫苗人群中,有19人(占2.5%)在接受第二剂疫苗后至少14天出现轻度至中度COVID-19,而接受安慰剂的人群中有23人(占3.2%)。在42名感染的患者中,39名来自B.1.351南非变种,该研究推算对该变种的有效性为10.9%。

NEJM:雪上加霜!阿斯利康疫苗对南非变种无效

分析显示,伪病毒和活病毒中和实验提供了疫苗诱导的针对B.1.351变体的抗体中和减少或废止的证据。虽然损害体内有效的中和抗体反应的衰减程度是未知的,但用活病毒中和测定法测定的接种参与者对B.1.351达到的最高中和程度是1:20稀释,用伪病毒中和测定法测定的对B.1.351的最高剩余滴度小于1:200。比较受体结合结构域(RBD)三倍突变体和B.1.351变体在伪病毒中和试验中的作用,表明疫苗引起的中和作用大部分是针对RBD的。

在试验中,疫苗接受者通过假病毒中和试验确定的对原始SARS-CoV-2病毒的反应与在英国和巴西进行的研究中接种参与者的反应相似。其他Covid-19疫苗的有效性可能受与B.1.351(和P.1)类似的突变的变异影响的程度,可能取决于接种疫苗所诱导的中和抗体的大小。阿斯利康疫苗的第一剂和第二剂之间的间隔时间较长所产生的增强的抗体反应是否可能赋予对B.1.351变体比在试验中观察到的更好的剩余中和活性尚不清楚。

虽然mRNA Covid-19疫苗在第一剂后具有适度的中和抗体活性,但在第二剂后产生的中和活性比阿斯利康疫苗产生的中和活性有更大的增加。在假病毒中和试验中,两种mRNA疫苗对B.1.351变异体的中和活性也被观察到比对D614G病毒的活性低8.6(mRNA-1273疫苗[Moderna])或6.5(BNT-162b2疫苗[辉瑞]),而对N510Y.V1(B.1.1.7)样变异体的中和活性则无明显差异。

结果表明,结合南非在B.1.351变异体出现之前观察到的75%的疗效(95% CI, 8.7-95.5)来考虑,两剂疫苗对B.1.351变异体没有预防轻中度Covid-19的疗效,在接种单剂疫苗14天后,接种者感染病毒。研究中没有观察到因重度Covid-19而住院的病例。

值得注意的是,该试验的主要目标是无论变异体如何,疫苗在预防重度Covid-19有效性至少为60%。因此,疫苗在预防B.1.351变异体引起的Covid-19方面的疗效是在二次分析中估计而来。此外,入选参与者的人口统计学和临床特征导致没有严重的Covid-19病例;因此,对于疫苗是否可以预防由B.1.351变异体感染引起的重度Covid-19,试验结果尚无定论。

阿斯利康新冠疫苗由英国、瑞典合资制药企业阿斯利康和英国牛津大学联合研发,于去年紧急推向市场,用以满足各国接种需求。该疫苗是目前可使用的最便宜的新冠疫苗之一,并在世卫支持的疫苗全球取得机制(COVAX)倡议下,是大量供应给较贫穷国家的主要疫苗。

3月以来,因接种者患者出现血栓问题,丹麦、挪威、保加利亚等国宣布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15日,法国罗讷河口省一名消防员在注射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后因心律不齐住院。总统马克龙下午随即宣布暂停该疫苗的接种。同一天,挪威卫生当局宣布,一名医护人员在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因脑出血死亡。这是挪威几天来第二次发生这类死亡事件。一名意大利教师也在14日,即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的第二天去世。意大利药品管理局15日表示,将效法一些欧洲国家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疫苗。15日下午,西班牙卫生部与各大区卫生机构召开紧急会议,并最终决定暂停阿斯利康疫苗接种至少15天。葡萄牙卫生部也宣布暂停上述疫苗的接种工作。至此,欧洲已有20个国家宣布停用阿斯利康疫苗,截至3月8日,欧盟和英国已有1700万人接种了该疫苗,并出现了15例深静脉血栓和22例肺栓塞。。欧盟药品管理局宣布将在召开紧急会议后于18日决定是否为继续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开绿灯”。

3月14日,阿斯利康公司发表声明,指出 "对欧盟(EU)和英国1700多万人接种COVID-19疫苗的所有现有安全数据进行仔细审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在任何确定的年龄组、性别、批次或任何特定国家,肺栓塞、深静脉血栓(DVT)或血小板减少症的风险增加。" 事实上,该公司指出:"这比预期在这种规模的一般人群中自然发生的情况要低得多,而且在其他许可的COVID-19疫苗中也是类似的。"

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也力挺阿斯利康疫苗,报告称,没有迹象表明该疫苗会导致血栓,鼓励各国政府在每天仍有数千人死于该疾病的情况下,不要停止疫苗分发。

阿斯利康疫苗的历史曲折。2020年4月,在疫苗工作刚刚起步的时候,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正处于领先地位。牛津大学小组曾在2019年对SARS-CoV-1(导致SARS的冠状病毒)进行疫苗研究,并迅速转入SARS-CoV-2(导致COVID-19的冠状病毒)的工作。该疫苗利用病毒载体,使用普通感冒病毒(腺病毒)的弱化版本,包含SARS-CoV-2尖峰蛋白的遗传物质。选择特定的重组腺病毒载体(ChAdOx1)是为了从单剂量中产生强烈的免疫反应。它不会复制,所以不会导致接受疫苗的人感染。

2020年9月,有报道称,其中一名接受女性接种者出现了类似于严重的脊髓炎症的症状的横纹肌炎。随即阿斯利康暂停了全球范围三期疫苗试验。

如今,本就在向欧洲供应更多疫苗方面做得不够的阿斯利康目疫苗前已经成为欧洲政界人士的一个诟病目标。《华尔街日报》援引卫生政策专家的话称,对于总部位于英国的阿斯利康来说,无论结果是否表明血栓与接种疫苗之间存在关联,欧洲最富有和人口最多的几个国家暂停接种对该疫苗的可信性构成新的威胁。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对欧洲大陆缓慢的疫苗接种工作造成又一次打击,并威胁到这款疫苗本身的可信度。

原文出处:

Shabir A. Madhi, Ph.D.,Vicky Baillie, Ph.D.,Clare L. Cutland, Ph.D.Efficacy of the ChAdOx1 nCoV-19 Covid-19 Vaccine against the B.1.351 Variant.DOI: 10.1056/NEJMoa2102214

原创文章,作者:暧昧伤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tiao.net/9296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