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发条常识网首页
  2. 健康

生命最后一年得知 人生竟错换了28年!当事人姚策在北京不幸病逝

错抱、生病、认亲、分别,他的一生充满偶然和曲折。

他有两对父母,得到了双份的爱,但有一份来得太迟。

他等来了一纸判决,两家共获得逾百万元医疗赔偿金,可这些钱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这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他的生命却如秋叶般急速枯萎、坠落。

昨日,“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在北京不幸病逝。

他的人生只持续了短短29年,其中28年是“别人”,只有1年是“自己”。

生命最后一年得知 人生竟错换了28年!当事人姚策在北京不幸病逝

病魔

1992年,刚出生的姚策被母亲许敏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带回了江西九江。

回到家的姚策不哭不闹十分听话,长辈们连连称赞。

2岁半时,姚策被查出患上了乙肝。家人十分奇怪他为何患这病,但也只得慢慢为其治疗。

自幼儿园起,姚策就过着打针吃药治疗乙肝的日子。好不容易从大三阳转为小三阳,但他的肝还是落下了病根。

许敏和丈夫姚师兵都是家中最小的,姚策又是独生子女。他从小就受到家人的宠溺,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家人对姚策唯一的期许,就是希望他以后可以学医。“学医以后就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许敏曾这样告诉极目新闻记者。

高三时,姚策总想着好好努力一下,但父母总是催促他休息,不让他劳累。高考结束,他如家人的愿进入了医学院。

作为一名医学生,姚策知道了如何保护自己的肝,也每年按时检查。毕业后,他直接进入了当地医保局工作,专门负责大病报销审核。不久后,他与熊磊迈入了婚姻殿堂。

2017年,姚策放弃了安逸的工作,选择前往上海创业。

最开始,他跟着老板做游戏直播。直播不景气时,又转向电商,经营母婴互联网产品,团队的产品还曾冲击过中国市场前三。

当时,熊磊还在上海陪姚策生活过一段时间,但因不适应就回到了九江。

2019年,姚策也回到了九江,跟家里人过起了属于自己的小日子。没想到,一场凶险的疾病在等着他。

2020年2月17日,春节,姚策和熊磊带着儿子楷楷在朋友家玩耍。突然,姚策开始大口吐血。随即,朋友们合力将他送到了医院。

检查结果上,肝部有十四厘米的阴影,但整个肝也不过二十多厘米,医学专业的姚策瞬间心里有数了。

“是肝癌。”今年1月12日,正在广西北海陪姚策住院治疗的熊磊对极目新闻记者说,得知结果时自己的脑袋一炸,只想着:完了完了……

晚上回到房间,姚策想了很多,他想到了爸爸妈妈,想到妻子和孩子。最后,他想到了死,30层的楼高,“真的,眼睛一闭就能往下蹦了。”

纠结了一夜,姚策向妈妈告知了实情。电话那头,许敏把电话挂断,几分钟后又拨了回来。她解释说,自己是在开会,但姚策还是听出来,她哭了。

很快,许敏来到医院,一遍遍地询问医生究竟该怎么治疗。看到妈妈和妻子一次次受打击的眼神,姚策也放下了死亡的念头。

“我的生命不只属于我”,姚策想,自己还有家人在等着自己。

从彼时起,姚策就开始了不断的求医。

真相

2020年3月中旬,姚策一家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进行肝移植咨询。

许敏告诉姚策,自己要把肝换给他。但姚策拒绝了,他不想母亲冒上手术风险。

虽然不能马上进行肝移植,但医院还是为姚策做了血型鉴定以备将来配型。

为了给姚策提供备选的肝源配型,许敏和丈夫都抽了血,发现他俩的血型是A型,而姚策的是AB型。姚策说,肯定是医院弄错了。

回到九江,许敏夫妇俩再次做了血型检测,都是A型。姚师兵说要做血常规,又哄着姚策抽了一管血,报告出来,还是AB型。

许敏和丈夫又一次拿着报告单跑去问医生,夫妻都是A型,会生出AB型的孩子吗?答案是,不可能。

犹如惊雷贯耳,许敏和丈夫选择进行DNA检验。

2020年3月26日,许敏拿到了一份DNA亲子关系检验单。“不支持许敏是姚策的生物学母亲”,这几个字刺痛了她的心。

知道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许敏和丈夫开始求助媒体,想找到姚策的亲生父母,希望可以从他们那里为姚策寻得帮助。同时,他们又害怕姚策看到自己的寻亲信息。

2020年4月的一个周六,姚策正带着妻儿在公园游玩,接到了一个记者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母亲正在为他寻找亲生父母。

在手机上,姚策看到有人转发一条新闻,《母亲割肝救28岁儿子发现非血亲》。看到了最后,姚策觉得很好笑,怎么会有这么离奇的事情。

再点开同样标题的一条,姚策只觉得血压冲上了大脑——他看到了自己戴着口罩,躺在病床上的照片……

寻亲的路比想象中要难得多,每天许敏都会拿着出生证和亲子鉴定单等资料,求助于姚策当年的出生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负责人。但院方怎么也不肯告诉她当年同产房产妇的信息。许敏继续求助媒体,医院这才提供了信息。

通过公安局的DNA资料库,夫妻俩终于找到了姚策的亲生父母郭希宽、杜新枝,他们住在河南开封兰考县。同时,许敏夫妇也找到了被抱错的亲生儿子郭威。

2020年4月30日晚7时许,两个家庭终于在江西九江见面。姚策生母杜新枝抱着姚策掩面哭泣,许敏也抱着郭威泪流不止。

判决

此后,两个家庭辗转多地为姚策治疗时,还决定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2020年12月7日,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错换人生28年”案,一审公开宣判。

法院判决淮河医院承担60%的责任,同时需向郭希宽、杜新枝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赔偿姚策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另判决淮河医院赔偿姚策及家人各项费用共计361312.94元。

一审宣判后不久,姚策便前往北海治疗,当时他因此前募捐遭受了诸多网络暴力。

今年1月10日,姚策突然病情恶化,北海市人民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1月12日,极目新闻记者在北海见到熊磊时,她表示家属对于一审判决并不认同。

“我们认为判决金额较低,正在进行上诉流程。”熊磊说,但姚策的情况不乐观,家属十分盼望姚策能亲眼见到自己完全胜诉的那一天。

1月26日9时,此案在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二审开庭,此时姚策已转院到杭州。

姚策生母杜新枝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与熊磊本打算从杭州来开封,但由于姚策肝腹水疼痛严重急需抽液,随时有生命危险,最终家人只能临时取消参加二审宣判。她委托妹妹和妹夫出席了庭审。

本次判决,法院对姚策及生父母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上诉不予支持。维持一审原判,赔偿郭希宽、杜新枝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赔偿姚策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对姚策关于医疗赔偿金的上诉请求,法院则予以支持,判决淮河医院赔偿姚策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交通费等各项费用共计602188.23元。

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本次二审改判,对于姚策来说是一针强心剂,未来淮河医院需要百分之百赔偿后续治疗费用。

二审宣判后,姚策公开表示,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真的有太多的不舍和无奈,也有太多的辛酸与痛苦。他非常感谢一审、二审法院让自己感受到法律的正义。

姚策还说,不管二审是什么结果,他都能够坦然接受。“我真的不在乎宣判结果,也不在乎赔偿多少。因为无论赔偿多少,对我即将逝去的生命来说都已毫无意义。”

姚策表示,自己短暂人生像坐过山车一样。这一年来也得到很多陌生网友的关爱,他希望在生命的最后时光,用自己的经历和案例,促进我国立法提高精神损害赔偿金额。

永别

二审宣判前,姚策因消化道出血,不能吃饭喝水,每天只能靠打营养液维持生命。

“专门治疗癌症需要靶向治疗,可能会大出血。无法止血的话,风险很大。”杜新枝说,直到宣判后,家属们还没有选择好后续治疗方案。

但在二审宣判后,姚策再次因多次发起过筹款引发网友质疑。2月25日,水滴筹及轻松筹官网显示,姚策已被两家平台列入失信黑名单。

曾有媒体就此事联系了上述两家平台,工作人员回应称,由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办公室牵头,各家平台和公益组织调查核实后,共同将姚策纳入了失信筹款人。

工作人员坦言,姚策被纳入筹款黑名单主要是由于过度筹款,资产公示也与实际情况不一致。

针对筹款质疑,姚策几天后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平台方面的我无法一一核实,但存在问题的,我会退还平台,由平台进行核实。这个大家都放心,跑不掉的。”

3月17日,姚策在抖音更改了自己的简介,自称由于病情发展进入安宁疗护阶段,将不再更新各平台内容。

此后,他便停止了短视频平台及微博的更新,逃离网络舆论,并从杭州转到了北京治疗。

生父郭希宽说,姚策到北京后,基本不能说话,生命完全靠输液维持。

昨日,熊磊向媒体表示,当日上午,姚策因器官衰竭、癌细胞转移等原因抢救无效离世,年仅29岁。丈夫曾对她表示希望安安静静地走,骨灰由家人带回江西。

昨晚6时30分许,极目新闻记者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见到了姚策生父郭希宽,他眉头紧缩,双眼发红,不停地挂断电话,只愿接来自亲属的来电。

坐在殡仪馆内的一处石板凳上,郭希宽和姚策的岳父讨论着后事。郭希宽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于22日赶到北京,“情况很危急,赶过来,他已经没法说话了。”

原创文章,作者:暧昧伤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tiao.net/930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