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院士病逝,享年99岁

中科院院士、“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吴孟超院士于2021年5月22日13点02分去世,噩耗传来,先生驾鹤,享年99岁。弥留之际,他的三位女儿和最亲近的学生们陪伴在身边,为他祈祷,为他送行。

吴孟超1922年出生于福建省闽清县,治病救人78载,九旬高龄依然坚守在门诊、手术室和病人的病床前。吴孟超2005年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我国肝胆外科开拓者和创始人。

第17606号小行星被命名为 "吴孟超星"。他创造了多个医学界第一:翻译了第一部中文版肝脏外科入门专著;制作了中国第一具肝脏血管的铸形标本;提出肝脏分为"五叶四段"的经典解剖理论;完成中国第一例肝癌切除手术和世界上首例完整的中肝叶切除术;创造了间歇性肝门阻断切肝法和常温下无血切肝法、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中肝叶切除手术;建立全球规模最大的肝胆疾病诊疗中心和科研基地,推动我国肝脏疾病的诊断率、手术成功率和术后存活率均达世界领先水平。

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院士病逝,享年99岁

1922年8月31日,吴孟超出生于福建省闽清县。1940年就读于同济附中,1943年考上同济大学医学院,1949年毕业于原同济大学医学院(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05年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2年2月3日当选感动中国2011年度人物。2019年1月14日退休。

1939年,吴孟超从马来西亚独自回国,经努力考入同济医学院。在战火轰鸣的年代,他选择步入行医的行列,希望能够凭自己的努力去医治那些受伤的同胞们。

也是在同济医学院,吴孟超得以认识裘法祖。裘曾有曰:“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这份信念,同样深深贯穿了吴孟超的一生。

“一天,裘教授对我说,我国是个肝病大国,但肝胆外科比较薄弱,你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也正是听了裘教授的话,我才决定向肝胆外科进军,一直干到今天”

中国是肝癌高发国家,但那个年代的中国,肝脏手术被视为生命禁区,成功率几乎为零,一个患者被确诊得了肝癌,几乎就等同于死亡。几乎是从零起步,吴孟超进入了这样一个未知的荒原。

1960年,吴孟超主刀,成功完成中国第一例肝脏外科手术。此后,他更是不断突破,带领同伴克服了一个又一个肝脏外科界的难题,拯救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在2004年,82岁的吴孟超不顾众人的反对,接下了一台复杂的肝母细胞瘤切除手术。手术的对象是一个4个月大的女婴,她肝脏的肿瘤比篮球还大,大到所有人都认为只有肝移植一条路可以保命。婴儿的器官稚嫩,手术途中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直面风险,吴孟超毅然拿起手术刀,要为这个孩子奋力与死神一搏。

在旁人在乎“晚节”大过天的年纪,吴孟超只认“人命关天”。他果断地说:我不过就是一个吴孟超,救治病人是我的天职——名誉算什么!

2004年9月24日早上8点到晚上6点,吴孟超通过整整十个小时的手术,给女孩切掉了肿瘤。女孩说:“后来我选择了9月24号——让我获得再生的日子,和我心爱的人携手走上红毯。今天我可以拥有完整的人生,谢谢您。”

终其一生,他始终行走在肝脏外科的风口浪尖。

当年那个4个月大的婴儿,如今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护士。

2010年那一年,88岁的吴孟超主刀完成的手术就有190台。

直到96岁高龄,吴孟超依然站在手术台上。“如果有一天我要倒下去,就让我倒在手术室吧,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2018年,吴孟超这样直陈心志。

有人记录过他和护士之间这样一段对话——

吴孟超:明天有什么手术?有没有我的?

吴孟超:没有排,没有人排我。

护士:休息休息吧。

吴孟超:排吧!怎么搞的一个都没排。你去找一个。

经年累月,因为长时间手术,吴老的脚趾已经不能正常并拢,右手食指已经严重变形。平时签字手会微微颤抖,但一拿起手术刀却稳得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最大的幸福就是倒在手术台上。”——这句话吴孟超说了很多年。从1963年首次突破“中肝叶”手术禁区后,吴孟超一直坚持做手术,直到2018年,96岁的他仍主刀52台手术,此后才告别手术台。

“孩子们,这世界上不缺乏专家,不缺乏权威,缺乏的是一个‘人’——一个肯把自己给出去的人。当你们帮助别人时,请记得医药是有时穷尽的,唯有不竭的爱能照亮一个受苦的灵魂。”

——吴孟超

吴孟超院士的主要科学技术成就如下:

1.创立了肝脏外科的关键理论和技术体系。他1956年起从事肝脏外科事业。为奠定肝脏外科的基础,从1958年起,他进行了肝脏解剖的研究,在建立人体肝脏灌注腐蚀模型并进行详尽观察研究和外科实践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了“五叶四段”的解剖学理论;为解决肝脏手术出血这一重要难题,在动物实验和临床探索的基础上,建立了“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的肝脏止血技术;为掌握肝脏术后生化代谢的改变以降低手术死亡率,通过临床和肝脏生化研究发现了“正常和肝硬化肝脏术后生化代谢规律”,并据此提出了纠正肝癌术后常见的致命性生化代谢紊乱的新策略;为进一步扩大肝脏外科手术适应症,提高肝脏外科治疗水平,他率先成功施行了以中肝叶切除为代表的一系列标志性手术。以上述工作为基础,创立了独具特色的肝脏外科关键理论和技术,建立了我国肝脏外科的学科体系,并使之逐步发展、壮大。

2.开辟了肝癌基础与临床研究的新领域。他针对肝癌发现时晚期多、巨大且不能切除者居多的特点,提出“二期手术”的概念,即对巨大肝癌先经综合治疗,待肿瘤缩小后再行手术切除,为晚期肝癌的治疗开辟了一条新的治疗途径;针对肝癌术后复发多、但又缺乏有效治疗的特点,率先提出“肝癌复发再手术”的观点,显著延长了肝癌患者的生存时间;针对我国肝癌合并肝硬化多,术后极易导致肝功能衰竭的特点,提出肝癌的局部根治性治疗策略,使肝癌外科的疗效和安全性得到有机统一。上述研究使肝癌术后5年生存率由60-70年代的16.0%,上升到80年代的30.6%和90年代以来的48.6%,不断丰富和发展了我国的肝脏外科事业。为了提高我国肝脏外科的科学研究水平,使肝脏外科事业持续、深入的发展,吴孟超院士组建了国际上规模最大的肝脏外科专业研究所,牵头指导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基础研究工作,研制了细胞融合和双特异性单抗修饰两种肿瘤疫苗,发明了携带抗癌基因的增殖性病毒载体等,研究结果发表于《Science》、《Nature Med》、《Hepatology》、《Oncogene》、《Cancer Research》等学术刊物。

3.创建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肝脏疾病研究和诊疗中心,培养了大批高层次专业人才。他领导的学科规模从一个“三人研究小组”发展到目前的三级甲等专科医院和肝胆外科研究所,成为国际上规模最大的肝胆疾病诊疗中心和科研基地;设立吴孟超肝胆外科医学基金,奖励为我国肝胆外科事业作出卓著贡献的杰出人才和创新性研究;培养了大批高层次专门人才。通过他和同行们的共同努力,推动了国内外肝脏外科的发展,多数肝癌外科治疗的理论和技术原创于我国,使我国在该领域的研究和诊治水平居国际领先地位。

原创文章,作者:暧昧伤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tiao.net/938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