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重组载体疫苗免疫后发生血栓问题已被攻克?

编译丨river

近日,外媒报道,法兰克福大学的研究人员认为,他们可能已经确定了COVID-19重组载体疫苗(如阿斯利康的Vaxzevria和杨森COVID-19疫苗)免疫后发生血栓的原因。这些罕见的凝血事件包括脑静脉窦血栓形成(CVST)和伴有血小板减少(低血小板)的内脏静脉血栓形成(SVT)。

COVID-19重组载体疫苗免疫后发生血栓问题已被攻克?

COVID-19是由SARS-CoV-2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为了感染人类细胞,SARS-CoV-2病毒上的一种称为Spike (S)蛋白的细胞外蛋白必须与某些人类细胞表达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ACE2)受体相互作用。为了应对这一过程,人们设计了疫苗,使免疫系统能够识别并攻击表达S蛋白的病毒。对于重组载体疫苗,这种启动是通过使用不会在人类中引起疾病的腺病毒载体来完成的。这种腺病毒经过修饰,可以将制造SARS-CoV-2 S蛋白所需的遗传密码的副本传送到人类细胞,这些细胞通过转录暂时产生S蛋白,并将其作为膜锚定蛋白转运到外膜。然后免疫系统对这些蛋白质作出反应,产生免疫记忆。

根据初步研究,这些疫苗报告的罕见凝血事件可能是由“疫苗诱导的Covid-19拟态”综合征(VIC19M综合征)引起的。科学家们发现,人类细胞中S蛋白转录后发生的不良剪接事件可能导致蛋白质C端被截断(缩短),导致可溶性S蛋白被释放到血液中,与表达ACE2受体的组织相互作用。与这些组织,特别是血管内皮细胞的相互作用可能导致凝血的不良副作用,与在严重COVID-19患者中观察到的情况类似。

研究人员还提供了一种可能的解释,解释了为什么这种凝血发生在重组载体疫苗而不是信使RNA (mRNA)疫苗上。根据研究人员称,mRNA 疫苗将编码 S 蛋白的mRNA 分子直接输送到注射部位周围的肌肉细胞。成功吸收这些纳米颗粒的细胞会将其mRNA 释放到细胞质中,在那里它将被翻译成粗面内质网 (ER) 中的 S 蛋白。S蛋白经过翻译和折叠后,在内质网和高尔基体中进行翻译后修饰,作为膜锚定蛋白转运到外膜。然而,他们认为当通过腺病毒系统递送时,腺病毒会进入细胞,在细胞内未包被,然后腺病毒 DNA 进入细胞核转录成 mRNA,在细胞质中产生蛋白质。科学家认为,mRNA 在被转运翻译成蛋白质之前发生在细胞核中的转录后修饰可能是导致问题的原因。

参考来源:Researchers may know the cause for COVID-19 vaccine related blood clots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原创文章,作者:梦在深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tiao.net/939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