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Neurol:部分新冠疫苗有引起脑炎风险,但……还是建议接种

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导致全球超过1.63亿例确诊感染和330万例死亡。目前多种有效疫苗由于其临床试验的良好安全性和数据有效性,已获得批准。

Ann Neurol:部分新冠疫苗有引起脑炎风险,但......还是建议接种

目前ChAdOx1 nCoV-19疫苗的局部和全身副作用没有重要的临床相关性,但最近有越来越多的自身免疫诱导血小板减少并随后血栓形成的报道。一般说来,接种疫苗可以引起促炎细胞因子的强烈表达和T细胞反应。接种疫苗后表达的外周促炎细胞因子到达大脑,并在小胶质细胞激活后导致神经炎症,这个过程由免疫遗传学背景和先天免疫记忆决定。

德国比勒费尔德大学Frédéric Zuhorn等报告了一个与ChAdOx1 nCoV-19疫苗接种时间相关的疫苗后脑炎病例系列。

所报道的病例的特点是在接种ChAdOx1 nCoV-19疫苗后7至11天内出现脑炎症状。在所有三个病例中,诊断为自身免疫性脑炎,并开始免疫抑制治疗。

在排除病原体引起的脑炎后,3例患者中有2例接受免疫抑制治疗,临床改善迅速。第三例患者拒绝免疫抑制治疗,但病情自行好转。三例均无严重后遗症发生。

一般来说,接种疫苗可以引起促炎细胞因子的强烈表达和T细胞反应。ChAdOx1 nCoV-19疫苗也证明了这一点。接种疫苗后,抗原被保守的病原体和损伤相关分子模式以及在局部或外周循环免疫细胞(例如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和常驻基质细胞上发现的模式识别受体识别为潜在病原体。许多靶基因发生诱导和转录,导致热致细胞因子的合成和释放(即IL-1、IL-6、TNF-α、E2)进入血液,模拟对自然感染的反应。在刺激之后,免疫系统启动了一系列复杂的先天免疫事件,包括吞噬、炎症介质(包括趋化因子和细胞因子)的释放、补体的激活和细胞募集。循环系统中的炎症介质和产物可影响其他身体系统,引起全身副作用,并最终在小胶质细胞激活后引起某些受试者的神经炎症,这取决于免疫发生背景和先天免疫记忆。这可以解释疫苗接种和可能的自身免疫性脑炎之间的可能联系。由于缺乏抗体检测,无法做出明确的自身免疫性脑炎的诊断。

其实,接种疫苗后发生脑炎的情况以前已有报道,在美国进行的一项超过20年的调查中,有141396例脑炎发生在接种疫苗之后。接种的疫苗包括乙型肝炎(354例)、流感疫苗(208例)、麻疹、腮腺炎和风疹-MMR疫苗(208例)和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120例)。708例(50.7%)患者在接种疫苗后2周内出现脑炎。因此,疫苗接种和症状发作之间的时间联系与Frédéric Zuhorn报道的病例很一致。

已有多个公开数据库报告接种ChAdOx1 nCoV-19 (AZD1222)疫苗后发生脑炎的情况。

在接种ChAdOx1 nCoV-19疫苗后,全球共发现79例脑炎病例。据估计,发病率约为8例/每1000万剂疫苗。接种了辉瑞-生物技术mRNA疫苗(BNT162b2)后,估计发病率为2例/每1000万剂疫苗。

接种ChAdOx1 nCov-19疫苗后的病例积累与接种辉瑞-生物技术mRNA疫苗后的病例积累有显著差异(ChAdOx1 nCov-19: 79例,9930万剂;辉瑞-生物技术mRNA疫苗:1.106亿剂20例;Pearson’s卡方=41.923, p<0.001),接种其他COVID-19疫苗后缺乏报告确实表明了因果关系。当然,疫苗接种和脑炎之间的时间关系不能证明因果关系。

显然,接种ChAdOx1 nCoV-19疫苗接种后并发脑炎的情况仍然非常罕见,但需要得到充分的诊断和治疗,而且接种疫苗的好处大于风险。从观察性流行病学研究中收集的大量数据是验证因果关系所必需的。

原文出处

Zuhorn F, Graf T, Klingebiel R, Sch?bitz WR, Rogalewski A. Postvaccinal encephalitis after ChAdOx1 nCov-19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1 Jul 29].Ann Neurol. 2021;10.1002/ana.26182. doi:10.1002/ana.26182

原创文章,作者:暧昧伤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tiao.net/945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